阿甘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很好。”

拍摄导演的表情非常的真诚,是对照雨绝对的认可,照雨点点头,收了手里的剑:“接下来是哪一场?”

“接下来要换装和发饰了。”彩妆组的人在拍摄导演身边低语,拍摄导演看了看自己手里相机存储卡的容量,只用了预定的三分之二时间,就成功的消耗了一块电板和一半的存储空间,拍摄导演需要一点时间来清空内存,刚好照雨也可以换个妆。

“照雨小姐,麻烦你换下一套服装。”拍摄导演开口,事情就算定了,几名工作人员立刻围上了照雨,拥着她往更衣室走去,拍摄导演看了看几名工作人员,眉头皱了起来,把存储卡交给助手的时候,他想找张兴聊两句,却没找到人。

“张代表呢?”拍摄导演问刚刚还站在张兴身边的道具组工作人员,那名工作人员正在往收纳箱子里装剑,抬头时表情懵了一下,才回过神:“好像是说出去抽根烟什么的。”

“哦。”

抽烟算不得什么大事,助手那边在问存储卡的细节问题了,拍摄导演就抬脚走了过去,再没有理会其他的事情。

“好了。”

洗脸换彩妆,重新盘了发饰,接下来就是换衣服了,彩妆师发型师都退出了化妆间,只留下造型师在挑选小配饰,刚刚照雨的拍摄给了她很多灵感,她打算更换一批同色系的配饰,头也不抬的对照雨说道:“照雨小姐,衣服就在那边的椅子背上,你自己能先换一下吗?我这边找好了就过来帮你。”

原本以为会得到一声回应,但是整个化妆室里静悄悄的,照雨竟然毫不礼貌的忽视了她,造型师修饰得细长得眉梢动了动,原本是想置身事外的,这会却不得不抬起了头。

照雨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就那么坐着,视线定定的看着造型师的模样,竟然带着几分森冷的味道,造型师有些心虚,下意识的避开了视线:“不会穿吗?那等我一下,找好了配饰我就过来。”

也许是觉得房间里这样安静太不习惯了,造型师忍不住又开口说道:“照雨小姐,你不用担心,导演他要把之前拍摄的照片导出来,可能还需要删减一下,我们换好衣服出去,时间是足够的,所以你要不要先自己换一下衣服?”

“我自己脱吗?”照雨的语气淡淡的,完全听不出任何的情绪,造型师原本想“嗯”一声的,却发现自己喉咙干干的,“嗯”的那声完全没有发出来,她只能清清喉咙,继续开口道:“对的,一会我就来帮你。”

“不用一会,你现在就可以帮我。”

照雨的语气淡淡的,让人还是听不出情绪,没做亏心事的人自然无所谓,做了亏心事的人却会觉得压力山大:“怎么帮?”

“把躲在屏风后面的人,揪出来,赶出去。”

轻飘飘的一句话在造型师的耳边却仿佛炸雷了一般,她猛然抬起了头,有些不敢相信,而平常在化妆室里用来隔出更衣间的大屏风后面,缓缓的走出来一个人,一个成年的男人,张兴。

“你是怎么发现我在的啊?”张兴是真的很好奇,他可是抢在这些人前头躲进这间化妆室的,因为跟造型师有一腿,两个人对上了眼神确认了想法,造型师还需要张兴给她提供更多出工的机会,而且非常熟识圈子里的规矩,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他还是愿意的。

但是现在,事情败露了,男人也走了出来,造型师虽然想离开这个房间,但是一旦她出去了照雨没出去,外面的人问起来她真不好回答,毕竟目前位置照雨都没有踩进套里,事情真的追究起来,她的责任也逃不掉,所以造型师只能尽量往房门边靠,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你是第几次做这种事情?不怕有一天也被别人这样算计,上天如此无门?”照雨根本没有理会那个躲在阴暗处的无耻之徒,只是对造型师的那个女孩子有些失望。

“什么第几次?我听不懂你说什么。”造型师女孩子梗着脖子不肯示弱,然后她意识到自己反应好像确实有些不对劲,她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张兴,似乎是在要求她想想办法的意思。

“照雨小姐,我这么大个人站在这里,你有什么问题,其实可以直接问我的。”张兴接收到了造型师的示意,虽然觉得她有些太杯弓蛇影了,但想想女孩子平时的表现还算是乖巧听话,之前也帮了他几次,成功的让他吃到了想吃的“菜”,要是真把她弄怕了以后不肯帮自己,也是件糟糕的事情了。

张兴这样想着,索性大大方方的从屏风后面绕了出来,盯着照雨的眼神里带着浓烈的张扬:“照雨小姐,你就这么怕看到我吗?其实我这个人还是有很多优点的,你可以考虑多了解一下。”

照雨的视线从造型师的脸上转到了张兴的脸上,然后又垂了下来,落在了自己的手机上,看了一眼手机,照雨才再次抬头,看着张兴:“你应该知道,我是专业的。”

“专业的什么?演员?艺人?还是,其他什么专业?”张兴不正经的调笑在照雨的耳中听起来就像是自己找死一样,她在这个时空到底生活了两世,知道这里跟隆王朝不同,她想杀一个人,要麻烦一些。

“我是武打替身演员出身,我一直都说我是专业的,刚刚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呼吸声就多了一个。”照雨语气平和,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真的有人能做到这样?

张兴不信,造型师也不信,现在房间里的状态是二对一,所以这个女孩子这样说,也许是因为她有些害怕?

造型师觉得有趣,刚才那种心虚的感觉已经褪去,她饶有兴致的盯着眼前的一幕,等待着最有趣的事情发生如果照雨真的不堪其辱向外冲,外面的人一定会自由的发散思维,把三分说成十分,而张兴这个男人,绝对会越挫越勇,恼羞成怒的!

这样想着,造型师突然不想让开门,于是她用自己的背脊压住了门框,继续等在旁边看好戏

造型师自以为自己做的隐蔽,却没有料到一直仿佛漠不关心所有事情的照雨突然抬起了头,看了她一眼,这一眼,让造型师的整个心都像是被一直手提起来一样,非常的难受。

“真的呀,太有意思了,也就是说,一间房间里无论藏了多少人,你都能第一时间发现?”张兴完全没有领会到照雨语气里的严重程度,或者他意识到了,却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还用一种轻视的语气讨论起照雨看家的本领来。

“你现在关心的点是这个?”照雨轻轻的吐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下狠手的时候可以不用顾忌什么,这人分明就是欠揍的模样。

照雨在自己的脑海中把对方已经拆成了一片片,然后自己给自己调适,降低了血腥度,然后缓缓的站起身,看着对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刻意的轻蔑。

“我还需要做什么修改吗?”照雨这话问的是门口的造型师,造型师没有理会照雨的意思,所以没有回答,照雨皱了皱眉头,转头看了对方一眼,就在这个时候,张兴扑了过来。

“我、”

抬脚,猛踹,挑选的是对方胸腹部能够承受重击的肋骨处。

“问你、”

张兴敢动手,心里也是做了准备的,甚至可能已经看过微上的视频了,照雨一脚踢得猛,张兴双手护着胸腹的动作也快,只是没有想到照雨的力气竟然那么大,直接就把他用来阻挡的气力反弹回来,他的双脚不受控制的离地了一下,然后整个人砸了出去。

“那么多配饰,我需要带吗?”

照雨干净利落的一脚踹飞了登徒子,转身向着造型师的方向走来,造型师没有想到自己眼前竟然会出现一副单方面殴打的图像,她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那种强大的压迫感落在了她身上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脸上的表情像是被吓破了胆一样。

照雨看着造型师,心里对她没有半分怜悯,看上去这个女人就算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真要是吓破了胆,也算是给他一个教训了。

照雨转过身,看着试衣镜中的自己和台子上摆的那一排随身饰品,她到底是那个时代过来的,女性穿着搭配这种事情,她还是懂得,随手挑了两件饰品,挂在了腰侧和手腕上,身后的张兴已经爬起了身,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

照雨的力道足以踢断张兴的肋骨,但是因为张兴双臂交叉护了一下,所以肋骨没有断,挡在最前方的左手手腕却断了。张兴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左手的疼痛激发了他的凶残,完好的右手随手抽了一根棍子之类的东西,直接就往照雨的脑门砸过来。

照雨在隆王朝和上一世的时候,不是没有见过凶恶之徒,尤其是她在抓捕重案犯的时候,那些人简直没有把其他人当作人,任意的摧毁生命,尊严还有身体,残忍程度令人发指,但即便如此,像张兴这样因为色谷欠而凶暴起来的人,照雨还是第一次亲自面对。

“叮!”

金属撞击的声音传入了张兴的耳中,原本高高扬起的棍子震动了一下,仿佛被人用一只手阻拦了一般,张兴愣了愣,抬起眼,看到自己所执的硬塑料质的棒球棒顶端,嵌入了一根钗子。

这种拍摄用的钗子都是合金做的,随便用点力气就能掰弯了,平时用来打打闹闹一下都能玩废的东西,现在牢牢的插在了棍子上,钗子下面的色彩鲜艳的塑料珠子还在颤动着,仿佛挂在仕女头上一般。

“怎么可能”

“骗人的吧。”

手腕上的疼痛又席卷而来,张兴完好的右手突然执不住棍棒了,而造型师直接站不稳,跌坐在地板上。

“如果你们的身体能比那根棒子硬,就继续拦着我。”

张兴的额头上已经沁出豆大的汗珠,连头都不想抬,张兴不动了造型师更不敢动,直接就着坐在地上的姿势向一边爬去,让出了化妆室的门,照雨就伸手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等照雨跟拍摄导演协调好接下来要拍摄的内容之后,化妆室那边传来了骚动,这层楼虽然没有配备急救设备,但是整栋办公楼却配备了一间卫生室和一名全职医生,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那名全职医生匆匆而来,手里还拎着一个重重的救护箱子。

医生进去的时间只有五分钟,出来之后直接告诉摄影棚的负责人赶紧把人送去医院,骨折这种事情可大可小,救治的晚了,就可能需要二次手术,里面的人能玩出这种花样,来头可不小,不早点招呼好了,回头再受一次苦,身娇体弱的可能会疼的更厉害。

拍摄导演也跟了过去,进了化妆室再出来的时候,脸都沉了下来,他是真的没有料到就这么点事情,对方就能搞出这些事情来,简直欺人太甚了!

但即便再生气,也不能见死不救,拍摄导演给了指示,几名工作人员跟了上去,很快就扶出了脸色难看的张兴,而跟在张兴身后的,则是一脸胆怯而尴尬的造型师的脸。

造型师在这个圈子混的还不错,但是会搞出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估计有好几个月会看不到这个人了,几个平时跟造型师工作有冲突取舍的人,忍不住窃窃私语耳语起来,等到张兴和造型师走进电梯下楼之后,她们的聊天也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

“怎么回事啊,刚刚房间里?”

“你不知道啊,就在刚才,你们化妆结束之后,那两个人跑到化妆室里玩,结果玩过火了。”

“玩过火?能有多过火啊?”两个人出来的时候可是衣冠整齐的,能有躲过火。

“切,你懂什么,手腕都玩断了,你说过火不?”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