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初筝当然没撤掉,被柳金梨拉到现场。

现场还有很多人,和初筝想的不太一样。

崔闲玉没露面,只是坐在车子里。

今天这比赛有三场,柳金梨那场奖金是两百万,另外一场稍微低一点。但还有一场的价码却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这大概也是崔闲玉出现的原因。

“这些人大概是觉得坐着谈判不舒服,非得找点刺激吧。”柳金梨如是评价。

柳金梨笑嘻嘻的继续邀请初筝,初筝十分坚决的拒绝了她。

柳金梨耸耸肩,倒也没失望,自己去做准备。

初筝在四周转悠一圈,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柳金梨和人打架。

初筝:“……”

前后不过十几分钟,怎么就打起来了?

初筝打算看会儿戏,她刚走到里侧看戏的好位置,余光扫到被柳金梨按着的那人,指缝里寒光一闪。

初筝眉心微跳,身体更快,上前就是一脚。

那人胳膊猛的扬起,刀片划着柳金梨脸颊过去,下一秒,血珠子从女孩儿英俊的脸上渗出。

如果不是初筝踢的那一下,刚才那刀片划中的位置,应该是柳金梨的手腕。

那么锋利的刀片,力气足够大,完全可以切出极深的伤口。

“我x你妈!”柳金梨反应过来,挥拳打向对方。

柳金梨刚才就占上风,此时完全是将对方吊打。

柳金梨揍完人,反手一抹脸上的血,眼神凌厉:“你们可以啊,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

那人趴在地上,鼻子眼睛肿成一团,喘息着没接话。

“哎哟,这是怎么了?”

惊呼声从人群里传来,有人让开一条路,一男一女并肩走来。

说话的是那个烫着波浪卷女生。

“崔璐璐,你以为使点下三滥手段,就能赢了?”

崔?

初筝多看了两眼那个女生。

“哈,你说什么呢?”崔璐璐一脸的无辜:“我这刚来呢,你可不要乱给我扣帽子。”

柳金梨知道对方不会承认:“是不是,你心里有数。”

崔璐璐耸肩:“你找到人一起了吗?”

柳金梨表情一沉,脸上被划破的伤口,依然在往外渗着血。

“这你要是没找到人,那可就算输了呀。”崔璐璐翘着手指:“我们的规则里,可是有这么一条的。”

柳金梨:“……”

初筝从只言片语中,大概明白柳金梨那么费尽心思邀请自己做什么了。

……这是邀请我去死啊!

柳金梨显然人缘不是很好,虽然有人表面和她笑嘻嘻,可是真的到这时候,没一个人愿意帮她。

“还有半个小时,那就祝你好运咯。”崔璐璐挽着身边的男人,留给柳金梨一个妩媚多情的眼神,扬长而去。

地上那人见没人注意他,也赶紧溜了。

围观的人群逐渐散去。

“擦擦。”

柳金梨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纸巾,微微一愣。

“谢谢。”柳金梨接过纸巾,随便擦了擦脸上的血:“对不起。”

她之前邀请初筝的私心,她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

初筝:“你也许会害死我。”

赛车场上,死神什么时候会降临,谁也不知道。

“对不起。”柳金梨弯腰鞠躬。

“副驾驶不需要做什么吧?”

“……”

柳金梨错愕的抬头。

初筝扭开头,端着高贵冷艳的架子:“你车在哪儿?”

-

天色渐暗,入场的人少了,入口只有安保人员。

远远的有车开过来,可那车并没开进去,而是停在了旁边。

楚照影从旁边的店铺推门出来,伸着脖子看一眼,吊儿郎当的走过去,开门上车。

车子启动,红白相间的栏杆抬起,车子缓慢驶进里面。

车内,男人依旧着黑色唐装,花纹却不是龙纹,而是麒麟。

男人单手支着下颚,有些随性:“人呢?”

“唔……我妹车上吧。”楚照影好奇:“你对她很上心啊?喜欢上了?”

费绛眸子一眯:“你妹车上?”

楚照影没觉得有问题,点头:“嗯,咋了?”

“你妹干什么的,需要我提醒你吗?”费绛脸色沉了下来:“这个时候,她在你妹车上?”

“不就是跑两圈,有什么?”楚照影不以为意,并茫然相信自家表妹:“我妹那技术,完全ok的。”

“停车。”

司机猛踩刹车。

楚照影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费绛踹了下去。

站在路边的楚照影:“???”

他做错了什么嘛!

“喂!很远的!!”楚照影想到这里距离正式场地还有一段距离,赶紧追上去。

-

“先生,崔家那位也在。”

费绛挑眉:“他来干什么?”

“今天有场比赛彩头有些大。”前头的人回答:“崔家想要东城那块地,咱们之前接触过,那人油盐不进。崔闲玉不知道怎么打听到他喜欢赛车,让对方答应和他赌,赢了的话,那地就卖给崔闲玉。”

费绛指尖抵着下唇,神色有些阴沉:“这事你之前怎么没说?”

前头的人后背渗出冷汗,赶紧解释:“先生,这事崔闲玉那边瞒得很紧,防着我们,我也刚接到消息。”

费绛阴沉的脸上忽的绽开一点笑容:“那看来我家小朋友会给我带来好运呢。”

“……”

如果先生不是突然要到这边来,他们就算接到消息,估计也来不及阻止这件事。

现在先生既然来了,那崔闲玉想要拿到那块地,估计没那么容易了。

费绛刚才一直是低气压,现在明显是心情好了,下面的人都感觉得到。

费绛剥开一根棒棒糖:“先去把小家伙给我带过来。”

崔闲玉的那场比赛在最后面,不着急,还有时间。

“是。”

下去的人很快返回来,然而只有他一个人。

“嗯?”费绛眉头微蹙:“人呢?”

“先生……比赛开始了。莫小姐,上了柳小姐的车。”

“……”

费绛牙齿压着棒棒糖的纸棍,狠狠的用力咬下,眼底暗潮汹涌,转瞬又被压下。

他家那小家伙要是有事,他就拿楚照影去填湖!

还在路上晃荡的楚照影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谁在想他?

*

小仙女:不投月票就拿你们填湖。

小天使:填筝爷的心湖!

小仙女:……

妙书屋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