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黑暗之门前三年,沉睡多年的月影议长终于再次回到民众的视线中。

但考虑到自己不久后就会再次出发,安德里亚没有贸然改变如今暗夜共和国的高层结构。

他只是为最高评议会解决了一些难题,将自己在德拉诺学到的德莱尼水晶科技整理成册交给技术部门,并且制定了国家接下来的发展方向,让军队从现在开始积极备战。

赞达拉巨魔和梦魇的问题还不算特别紧迫,当下最需要关注的是即将到来的兽人入侵。

安德里亚醒来的时间太晚,麦迪文气候已成。

同为拥有半神之力的凡人,麦迪文背后还有萨格拉斯的灵魂潜伏指点,想要正面战胜他绝非易事,而且搞不好还会得罪麦迪文的好基友洛萨和莱恩,彻底与暴风王国交恶,得不偿失。

事已至此,安德里亚决定尝试另外一种方法。

暗夜共和国内部的问题不大,只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就能顺利解决。

关于领土扩张问题,其根源还是在人口增长率上,这个不是安德里亚加大力度催生就能搞定的,只能暂时顺其自然。

好在苏拉玛和护月堡垒的彻底归属为暗夜共和国提供了一批生力军,艾利桑德在100多年的发展中将苏拉玛郊外废弃的领土重新纳入掌控。

原本困扰苏拉玛人口增长的魔力源泉问题,在新栽种的阿坎多尔并入世界树体系后也得到了解决。

是的,阿坎多尔。

在安德里亚和珊蒂斯离开的这些年里,瓦斯坦恩和法罗丁心心念念守望的阿坎多尔种子终于成熟。

范达尔亲自监督着将这枚种子栽种到艾露尼斯废墟下的沙尔艾兰古迹中,这里是苏拉玛地区可用的魔网节点中最合适的一个。

经过瓦斯坦恩和法罗丁一年多的精心培育,两人在苏拉玛城的配合下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终于让阿坎多尔正式进入成熟期,范达尔立刻在评议会中发起投票,获得通过后将阿坎多尔并入世界树的体系中。

在充足的能源供应下,阿坎多尔产出的果实相继分派给苏拉玛高层的瘾君子服用,调和他们体内过剩的奥术能量和魔力渴求。

区区一颗奇迹之树的产量无法在短时间内满足苏拉玛全城人民,甚至整个暗夜共和国。

还好暗夜精灵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时间,几十年时间里产出的果实总数已经颇为客观。

安纳希斯、埃雷萨拉斯、杉达拉和月夜城等暗夜共和国重镇也有不少上层精灵法师服下了奇迹之树的果实,从此摆脱魔瘾的困扰。

原本塞蕾丝想将阿坎多尔果实引入奎尔萨拉斯,但逐渐年老昏聩的安纳斯特里亚却对这位姑奶奶的提议十分犹豫。

他担心没有了魔瘾的制衡,高等精灵贵族会失去对太阳井的敬畏,失去对逐日者王室本就不多的尊重。

听说塞蕾丝当时气得直跺脚,她没想到年轻时极富魄力的安纳斯特里亚临到老了会变成这幅不争气的样子。

虽然塞蕾丝名义上是安纳斯特里亚的长辈,但作为奎尔萨拉斯的国王,如果安纳斯特里亚铁了心装聋作哑,塞蕾丝还真拿他没什么办法。

如果对一国之王行事过于强硬,说不定会让奎尔萨拉斯和暗夜共和国之间原本就日渐疏远的关系蒙上更多阴影。

让塞蕾丝颇感欣慰的是,安纳斯特里亚的独生子凯尔萨斯王子对她这位大长辈的提议很感兴趣。

可惜还来不及深入和凯尔萨斯交流,察觉到不对劲的安纳斯特里亚立刻强势介入,以加强与友邦的合作为名,将凯尔萨斯送到达拉然“留学”。

既然太阳王抗拒的态度如此强烈,气不顺的塞蕾丝也懒得用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她气呼呼的返回安纳希斯,在家里黑着脸对奥萝拉赌咒发誓再也不想管奎尔萨拉斯。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奥萝拉知道自家小妈不可能真正放得下海对面的高等精灵王国。

毕竟太阳王一脉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和她血脉相连的亲人,就算关系再疏远也无法彻底断绝对他们的关心。

凯尔萨斯被父亲发配到达拉然后并没有中断和塞蕾丝的联系,他本人更是不顾周围亲随们的劝阻,强硬的服下一枚阿坎多尔果实。

没有亲身体会过魔瘾的人很难对它的威胁产生实感。

以前一直住在奎尔萨拉斯的凯尔萨斯对这个问题的关注也不深,但移居达拉然“留学”后,他无法再吸取到太阳井的魔力,只能通过服用太阳井水维持高等精灵对魔力的渴求。

实践出真知,切身感受到魔瘾的危害后,凯尔萨斯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的父王在常年与贵族的政治斗争中迷失了自己的初衷,将王室的权威放在人民的利益之上,凯尔萨斯决心要纠正安纳斯特里亚的错误观念。

不过大多数人到了老年都会变得顽固而守旧,安纳斯特里亚收到凯尔萨斯用词隐晦的劝说信后不但没有丝毫改变想法的意思,反而严厉的斥责凯尔萨斯不经许可独断专行。

相隔遥远的两父子因为各自见解的不同而产生了矛盾,逐日者王党内部也因为他们的理念分歧各自站队,银月议会的贵族们倒是乐得在一旁坐山观虎斗。

安德里亚得知此事后安慰的在塞蕾丝额头上亲了一下“别太深入涉足到奎尔萨拉斯王室的事务中,在他们眼中,你只是远嫁国外的亲族,算不上王室的核心成员。”

塞蕾丝郁闷的叹了口气,将身体缩进久违的安德里亚怀中寻求温暖和安慰“我知道,我也想通了。”

“小凯尔和安纳斯特里亚的理念分歧终究会有一方获得胜利,我现在什么也做不到,只能静观其变。”

“不过如果银月议会敢趁火打劫……”

塞蕾丝咧开嘴角露出四颗可爱的犬齿“我会让他们回忆起自己的先辈遭受过怎样的教训。”

“呃……”

安德里亚嘴角抽搐了一下“别太过火了,万一被指责插手他国内政对暗夜共和国的影响不好。”

塞蕾丝自信的点了点头道“我有分寸,不会闹出大事,况且这只是不得已之下的选择,现在应该还不至于会走到那一步。”

虽然安纳斯特里亚年老开始变得顽固不听劝,但大多数银月议会成员都从自家先祖口中听说过塞蕾丝这个辈分大得惊人的逐日者老公主。

如果她以银月议会贵族对王权图谋不轨为由出手,只要不真正涉足奎尔萨拉斯的政治核心,凭借自己的逐日者身份敲打议会倒是问题不大。

那些议员挨了打也是白挨……就像当初他们被揍过的先辈一样。

理顺国内的事情后,距离黑暗之门开启已经不到两年。

重归正轨的珊蒂斯回到了哨兵部队中,她突发奇想的打算和塞蕾丝一起检验奥萝拉、蕾蒂茜娅和妮雅娜三人的实力增长。

丢下苦着脸的三名小辈,安德里亚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独自出发前往东大陆。

普莉希姆安插在卡拉赞的斥候刚刚传回情报,麦迪文三天前以闭关为由,将自己锁进卡拉赞上层的观星大厅。

“哼哼~让我看看没有了卡拉赞法师塔的支持,你还能否从遥远的德拉诺找到路回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