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听说不能立刻走人,陈氏先是有些失望。

但一想到由儿子提出,再有老爷子首肯,她会更理直气壮和更有面子,也就又欢喜起来。

把姝眉抽顺子这件有些落她面子的事也完全抛在脑后。

姝眉这样做好像打一棍子给个甜枣,实际也确实有点这意思。

家庭婚姻都需要经营,经营难免讲究策略。

可要是只讲这些,不投入真心也是万万不行的。

本来姝眉还没和杨毅商量就邀请陈氏过府,除了想给杨毅一个惊喜,也是投桃报李。

杨毅对她好,她也不能只享受不付出。

夫妻双方都得投入,情感方能维持长久。

可当她看到陈氏的表现,又不敢自作主张了,她怕被猪队友坑了。

不过她心里也有数,婆母确实是个没心机使不出多大坏的人,身边伺候的除了顺子,别的人都很木讷。

只要把搅风搅雨的花姨娘抽趴下,婆母也就消停多了。

等到了将军府,侍奉起来不过体力累点。

至于说请陈氏帮带六六那话,不用说自己,杨毅也未必肯把儿子全托付给她。

在回将军府的车上,黄衫眉飞色舞的学着自己的丰功伟绩。

顺子姨娘被她抽得桃花满面。

外人看不出什么外伤,实际她那一口好牙估计没有一个不自由活动的了。

好长时间吃饭费劲不说,疼得她连话都说不了。

姝眉开始听着是挺解气,可越听越索然。

不为别的,只为杨六、顺子、婆母这些内宅女子,过着这种日子、这种活法都有啥劲儿?

难道自己以后也要这样消耗一生?

越想越悲哀,越想越抓狂。

等姝眉沉着脸坐到自己屋子时,身边的人早就被这股低气压吓得噤若寒蝉。

六六敏感的感觉到娘亲的情绪不佳,粘在她身上,对着她咿咿喔喔说着火星语,任谁也接不过手去。

看着儿子像是讨好自己的可爱小模样,还有童稚眼神里满满的依赖,姝眉的心被彻底治愈了。

有这么可爱的包子要养,哪有闲心寻愁觅恨啊?

满血复活的姝眉吩咐小丫头给自己砸核桃,她要补脑!

宅斗最伤脑筋儿了,不补不行。

姝眉先把六六放床上,解开襁褓。

除去束缚的六六,挥舞着胳膊,踢腾着腿,好不快活。

姝眉笑眯眯:

“宝贝儿子!娘亲帮你锻炼锻炼身体吧?”

六六:咿咿呀呀!

姝眉:“既然宝贝儿同意,那娘亲就开始了喔!”

姝眉记得一些现代的婴儿按摩操,先奖励儿子一个香吻,然后沿双肩轻柔的往下顺,一直抚到他的小脚,反复几次。

小家伙全身一下挺的直直的,面部表情很享受的样子。

把个姝眉爱的不行不行的。

后面的伸展胳膊,抬小腿,轻抚后背等等,

六六一直用黑葡萄般的杏眼,亮亮的盯着娘亲折腾自己,

不哭不闹,还时不时对着娘亲甜甜一笑,乖的不行。

姝眉被萌得七荤八素。

帮小包子做完活动,收拾妥当后,姝眉本想把他放到摇篮,

小家伙不干,人家还没和娘亲玩够呢!

姝眉轻点了下他的小鼻子:“真是娘亲的小魔星!”

六六认定这是赞美,咯咯的笑。

娘两个闹了一会儿,六六在娘亲香软的怀里有些昏昏欲睡。

姝眉看了看时辰,怕他这么早睡,晚上闹腾。

再说过一会就该喂奶,空肚子也睡不沉。

就捻捻他的小耳垂,小家伙又有点清醒。

这时紫衣已经把核桃取来,用小锤子敲了小半碟核桃仁,放在姝眉手边。

姝眉一边闹六六不让他睡,一边捻起个核桃仁往嘴里放。

这个动作成功的给六六提了神。

他眼巴巴看娘亲吃好东西,小嘴开始蠕动,身子也有些不老实,那架势如果有可能,他会上手抢。

这回换姝眉咯咯笑了,被儿子逗得不行。

六六越发使劲挺身子。

姝眉不敢大意,双手抱紧他,这样就腾不出手捻核桃仁了。

这时一只大手伸过来,把一块饱满的核桃仁送到她嘴边,

正忙着盯儿子的姝眉下意识张嘴吃了。

香香的咀嚼让六六更激动了,小嘴儿吧唧吧唧带着响儿,口水更是横流起来。

姝眉一边用帕子给儿子擦口水,一边假意数落:

“你个小馋猫儿!有娘亲香香的口粮还不知足,才这么大点儿就馋别的吃食了?”

话音刚落,又一块核桃送到她嘴边,姝眉这才抬眼看了下,

呀!杨毅正举着一块核桃往她嘴里送。

姝眉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杨毅却手上不停的把核桃送入她嘴里。

被堵上嘴姝眉只好继续嚼,同时用眼余光扫了扫屋里。

还好只剩他们三口子,姝眉表示比较满意。

可她怀里的六六不满意了!

当着他小人家的面秀恩爱什么的也就算了,干嘛还让他眼睁睁的看你们吃好东西?

小爷不干!

于是小家伙挺身子、踢腿、挥胳膊,无所不用。

姝眉正有点把握不住他,就觉整个人连怀里的儿子都被连锅端起来。

接着她们母子就都落到杨毅的大腿上。

杨毅把媳妇和儿子都抱到怀里,心里顿觉踏实又圆满。

姝眉的感觉也差不多,她没有言语,轻轻把头靠在杨毅的胸前,听他胸膛里那沉稳有力的心跳。

杨毅低头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六六被双重拥抱,一时闹腾不了了。

又看到爹娘亲热的样子,好奇的眨巴着黑眼睛,盯着两人看。

杨毅对着儿子微微一笑,小家伙礼貌的也咧了下嘴。

再看向亲亲娘,她却半闭着眼没看自己。

六六不开心了!

我要娘亲!求关注!

小人儿又开始蠕动身子并哼唧出声。

姝眉知道这时该喂儿子了,想要起身。

杨毅没松手,在她耳边轻声:“就在我怀里喂!”

姝眉有些忸怩的扭扭身子。

杨毅压抑的闷哼了一声,深吸一口气后咬牙:

“你是不是想要我的命?!”

因为姝眉和他在服祖母的大小功,尊礼是不可以行夫妻之事的。

悲催的杨毅,新婚即离别,

再遇媳妇又怀孕,出了月子又遇到丧事。

不仅从来没吃饱过,还大多数时间都旱着。

顾及姝眉的心情,连拔萝卜他都不好意思要求了。

被姝眉这么一扭,老房子着了火。

鬼精的六六立即嗅到自己香香口粮的味道,往上一窜,一口就叼住,咕咚咕咚吃起来。

小家伙还真是使出来吃奶的劲儿。

姝眉被他揪得都有点疼了,可听到耳边两处咕咚声,又差点笑出来。

一处咕咚是六六大力喝奶的声,另一处就是杨毅在咽口水了。

杨毅很恼火。

看儿子挑衅式的吃得欢,杨毅浑身都痒痒,于是低头,一口噙住姝眉的樱唇......

敏感的六六松开口粮,仰头一看,娘亲和爹爹这是干嘛?

不知道这行为属于少儿不宜么?

可是那一对儿忘情的男女,谁也没关注他。

其实姝眉是有顾及儿子的,可是杨毅太凶猛,把她和儿子都桎梏的紧紧的。

算了!只好欺负儿子还小,不懂这些,就没皮没脸一次吧!

在娘家住了那么久,杨毅官身不由己,不能一直陪伴她,两人也好久没见了。

加上祖母逝去的伤痛和缺失,在这个男人炙热安稳的怀里,全都得到缓解和弥补。

姝眉也不由回应起来。

被娘亲忽视的六六小盆友委屈的撇撇嘴,本想哭嚎几嗓子,控诉一下这对不负责任的父母。

可他的口粮源源不断往他嘴里涌。

在谴责父母和香甜口粮之间做选择,答案是毫无疑问的。

六六赶忙再次开吃,不过他小人家闭上了眼,不看那对不良父母,眼不见心不烦吧!

夜幕降临,繁花坞一片寂静,白天把姝眉累得不轻,哄睡了六六,她就早早躺床上。

让金桔在套间带着六六睡。

还在老家娘家时,娘亲王氏就让姝眉有意识的锻炼六六,晚上不能一直跟着姝眉。

回到京师,多了杨家一众人等,白天的家事势必多很多,晚上不能太缺觉。

姝眉虽然万分舍不得儿子,可娘亲说的在理,作为将军府的女主人大白天动不动就补觉,实在是不妥。

要是身边有公婆,那就更行不通了。

这样她就给雪碧和金桔排了班。

雪碧值白班,姝眉对她很信任,也没有古人那么深的尊卑观念。

雪碧有一个只比六六大一个多月的小女儿,也在哺乳期,晚上离开娘亲是不行的。

再说白天都是姝眉喂奶,极特殊情况才用雪碧打个补丁,她只需照看好六六就行,也不影响她喂自己的女儿。

也因此雪碧对姝眉越发忠心耿耿。

金桔的儿子一岁多,已经断奶。

所以晚上让她照顾六六,就便喂夜奶很合适。

当然姝眉白天尽可能多抽空和六六亲昵,

一是为了让孩子和自己亲近。

二也是让孩子有足够的安全感。

亲娘给的爱抚对孩子的重要性,是任何人无法替代的。

现代就有一个说法:有些孩童甚至青少年患有皮肤饥渴症,内向自卑没有安全感。

主要原因就是幼年缺乏亲人尤其是母亲的爱抚造成的。

公务繁忙的杨毅自从媳妇儿子回家,再也没有挑灯夜战的事了。

真正享受到:老婆、孩子、热炕头

白天姝眉对婆母刁难的心平气和,甚至还设身处地的为她考虑,请她过府。

大多都是基于对杨毅的感动和回报。

天使一样不求回报的博爱,姝眉自认不具备,可知恩图报的常人之品质她向来不缺。

好不容易平息了邪火,又去冲了个凉水澡,杨毅才能正常的拥着媳妇夜话。

夜话这项活动,对成亲都一年多的这对小夫妻来说,目前还真是绝无仅有。

原因无他,二人自成亲聚少离多,好不容易到一处,只要上了床,除了干那档子事,什么事都不在杨毅的考虑范畴。

姝眉倒是想夜话,也得杨毅给她机会啊!

现在因为守孝倒是成全了姝眉,没等她开言,杨毅就先说了话。

他傍晚下衙回来,就见黄衫在二门口探头探脑。

自从黄衫跟了姝眉,杨毅极少和她私下有交集,能得到他想得到的关于媳妇的要紧消息就行。

他本能的不想姝眉知道翠羽黄衫和他有旧。

杨毅的这一点心思,聪明的翠羽看得最清楚。

所以在她离开姝眉前,特意在私底下严肃的告诫过黄衫这一点。

黄衫也一直牢牢记着。

只是今天女主子的低气压,让她误会是嫌她在车上太呱噪,或是在伯府哪里做得不对了,心里有点慌。

她是知道杨毅有多宝贝姝眉的。

想到旧主子杨毅的手段,她就更怕了,想着先坦白请罪求个从宽处理吧。

因她起初的护卫身份等原因,姝眉对她的活动范围要求很宽松,不需要她时时伺候跟前。

所以她不知道姝眉后来心情转好,就早早跑二门口候着杨毅,为得请罪和告密。

却不知她的举动全部被麦香看在眼里。

一心为主的麦香也想趁杨毅回来,含蓄的透露些姝眉今天受得委屈。

她知道有的话姝眉不好直接和杨毅说。

她因在杨毅面前有几分薄面,不露痕迹的告状,还是可以做到的。

让她奇怪的是一向大咧咧的黄衫巴巴候着三爷干嘛?

她倒不会往勾引上想,毕竟杨毅和黄衫的人品她还是信得过的。

所以她偷偷隐在暗处,看看二人行径。

当她看到杨毅居然带黄衫去了书房,急得顾不得多想,就躲躲闪闪的一路跟了过去。

可她那点道行那里瞒得过杨毅?

察觉是麦香跟踪,杨毅也没揭穿,她是姝眉的最心腹,让她听到该听的,正好省得姝眉多心。

杨毅知道姝眉因为她四叔和平儿的事,对丫头和男主子之间那点龌龊深恶痛绝,这些信息还是得于当年翠羽的飞鸽传书。

所以他用暗语提示黄衫该说的尽管说,除了与他有旧这点别暴露。

黄衫听了暗语心领神会,知道八成有女主子的人在偷听。

于是黄衫巴拉巴拉把今天在定安伯府的情况统统汇报一遍。

当然在说杨梅和顺子给女主子添堵的事时,加了点个人感情色彩和倾向,偏向女主子那是必须的,没准还能被男主子从轻发落呢。

外面乍着胆子偷听的麦香大大松了口气:还好,是个一心护主的。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举动虽是为了姑娘,偷听男主子说话的行径还是很不对的,放心后赶紧悄悄撤退了。

杨毅开始面无表情的听着,在听到杨梅提出把六六交给母亲陈氏时,浓眉皱了皱,脸色沉了些。

等听到顺子姨娘的作死,眼神也狠厉起来。

气场之大的把黄衫吓得都有点腿软。

听完整个过程,杨毅才出了声:“现在夫人是你的主子,护好她!谁欺负她,你就像今天这样抽回去!”

然后挥手让黄衫退下。

黄衫一个命令一个动作,等走出书房好一段距离,才后知后觉的:

自己居然没被惩罚?!主子还似乎赞同她今天抽得对?!哈哈哈!

她可真想大笑三声:护女主子者,得超生。

而此时拥着姝眉的杨毅正想到黄衫说的那些,率先出言问她:“今天去伯府可都顺利?”

姝眉有些奇怪他为什么这么问。

其实杨毅是想让她用这个问题做引子,诉诉今天的委屈。

不过这次两人的脑电波显然没在一个频道。

*****作者有话说*****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