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残林。

休息了一夜的茝兰简单的梳妆打扮了一番,见时候还早,打算找人问个路,去厨房煮些粥喝,毕竟她只有在煮粥的时候不会把厨房给烧了。

正走着,残林之主拿着一个食盒,身后有一位面容冷峻的不凡刀者推动着轮椅。

“林主,早上好。”

茝兰礼貌的打了招呼,这个称呼是她在昨晚入住的时候听到别人喊的,也通过询问得知了残林只收身体残缺的人,像她这样身体健全的人实在是少见。

残林之主微笑颔首,随后关切的询问道:“姑娘对自己的住处还满意吗?若是有不对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不必拘束。”茝兰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感激:“住处很好,谢谢林主的关心。”

然后想起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啊,对了。林主,这里的厨房在哪里啊?我要去做早餐吃,林主要一起吗?”

残林之主拿起手中的食盒,说道:“正好做了一些,姑娘一起来尝尝吧。”“啊,可以,那我就厚着脸皮蹭个吃的啦。”茝兰灿然一笑,上前接过食盒,跟在残林之主的旁边走着。

三人来到一座草亭处,早上的空气还有些湿润,配上周围草木独有的清新气息,加上虽然不丰盛但味道卖相都不错的早餐,心情很好的茝兰吃得一脸幸福。

残林之主在一旁看着那由衷散发的喜悦感,不禁眉眼舒展,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林主,你们怎么不吃啊?”吃到一半的茝兰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吃得开心,立刻放下了手中咬到一半的包子,不好意思的笑道:“那个,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林主你们不必担心我吃不饱。”

“我们已经吃过了,姑娘尽管吃就是,不必分心于我们。”林主笑着说道,茝兰点了点头,又吃了几口,问道:“林主你们的心情似乎有些不好,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有我能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不用担心我。”

残林之主正要隐瞒,一旁的刀者开口说道:“昨晚有人送来一封信,需要林主前往解决,姑娘不会武功,安心在此待着便是。”

茝兰看了眼残林之主面上隐隐的为难,知道事情可能有些棘手,便笑道:“林主如果要出去的话能不能带上我啊,这样我也方便找我的朋友们,虽然我不会武功,不过我跑得快,不会给林主添麻烦的。”

残林之主自然不会同意,一旁的刀者却开口劝道:“只有描述没有图画的悬赏如同大海捞针,带这位姑娘出去看看也好,若是林主不放心,吾可以在一旁陪同照看。”

“东流……”

“没错,有这位大哥哥的保护一定会没事的。”残林之主的不赞同被茝兰立刻打断,上前扯着残林之主的袖子晃了晃,满眼恳求:“林主,你就让我跟着去吧,就算这位大哥哥保护不了我,不是还有林主你吗?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逃跑的。”

无奈之下,不好拒绝的残林之主只好点头答应了,得到许可的茝兰高兴的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迅速的去收拾吃剩的早餐了。

待人走后,申屠东流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残林之主无奈叹道:“东流,你的顾虑吾清楚,只是吾亲手为这位姑娘把过脉,不会有差错的。”

申屠东流依旧一脸怀疑:“残林入口有吾看守,若真是一位普通人,怎有可能在吾与你未有丝毫察觉的情况下进入残林。能够收敛功法根基的能人这世上也有几位,单纯看脉象来定人身份,吾不赞同。”

残林之主明白好友关心之情,无法劝说,心里也确实尚有几分顾虑,便默认了好友的试探。

水晶湖。

三人来到之时,羽人非獍与燕归人的战局已进入即将分胜负的时刻,残林之主不愿见到伤亡,赫然枯叶飘飘,暗送轻掌如风,引动冰湖水双方,一者柔中化,一者强中取,左右牵制刀戟攻势。

一旁观战的孤独缺暗道一声:“是五劳七伤之招。”羽人非獍与燕归人见得此招,纷纷停下手中攻势,羽人非獍轻唤一声:“林主。”

残林之主身形一动,连人带椅化为残影落在众人面前,身后跟着抓着轮椅顺带过来的茝兰。

隐于暗处的申屠东流看了看已经无人的身旁,不禁微微皱眉。

残林之主有些好笑的看了眼知道赶着顺便的茝兰,随后正色看向羽人非獍:“羽人非獍,慕少艾之伤让我设法,请你暂退吧。”羽人点头,随即退下。孤独缺饶有兴趣的看着一出现便轻松结局的残林之主,又打量着怎么看都是普通人的茝兰,调侃道:“呦呦呦,这大只角的,真是不简单呀,连一个普通的女娃子都敢随身带着,真不怕成为累赘吗?”

茝兰看向孤独缺的方向一眼,没有理会,然后将目光落在慕少艾和谈无欲的身上,若有所思:他们身上有殇极淡的气息,不确定到底是有过接触,还是擦肩而过。嗯,再观察一番吧。

孤独缺见茝兰没有理他,一颗不老的心生出了几分恶趣味,故意逗弄道:“小女娃子看上那两个人了?好心劝你一句,别被他们看似英俊年轻的外貌给欺骗了,实际上他们的年龄给你当爷爷都还绰绰有余。”

残林之主闻言不禁皱眉,慕少艾他们也有些介意,先不说这个玩笑会对一个小姑娘的名声有些影响,就算是真的有意,也不能随便在几个外人面前胡乱说道。

茝兰挑了下眉,转头看向唯恐天下不乱的孤独缺,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大叔,你是生活在童话里的吗?现实中没有那么多的一见钟情,如果多看了一眼就是看上对方的话,那彩礼钱得花多少啊。而且我的朋友告诉过我,在这个世界不能开后宫,不然就是嫌命太长,我还能多活个几万年,就不参与进大叔你美好的幻想当中了。”

一番话说得孤独缺愣是没听懂其中的意思,他也只是一时口快,此时也没那个兴趣再说下去了,嘟囔了一句:“小女娃子年纪不大,嘴倒是挺能说的。”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茝兰也不追究下去,对着被打断的残林之主歉意的笑了笑,继续乖巧的在身后站着。

残林之主见茝兰并没有放在心上,便将注意力放在了燕归人身上,询问道:“求水的人只要求一角,因何你不允?”燕归人冷冷答道:“过的了手中之戟,就有一角。”

残林之主叹道:“湖水本为救命,不该染上纷争。”燕归人摇头,认真答道:“不想纷争,就等湖水中的人痊愈,自然有水可用。”残林之主看向湖中殒命佳人,再次询问道:“即使有人因此丧命,你不在乎?”

燕归人固执答道:“湖水是为你而生,其余的人不配。”残林之主闻言已知没有转圜的余地,只好说道:“五日后,水晶湖留命不留人。”

正要离去,茝兰突然上前一步,说道:“我能感受到,你的执念很重,这位姐姐为了你几乎放弃了轮回的机会,如果你不放下执念的话,这位姐姐可能要烟消云散了。”

燕归人眉头一皱,冷冷问道:“你说什么?”

茝兰抬手一指他空无一人的身旁,疑惑问道:“你对这位姐姐有着这么大的执念,难道看不到这位姐姐的游魂正一脸悲伤的望着你吗?你看不到这位姐姐在盼着你放下吗?”

此话一出,慕少艾与谈无欲不禁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诧异之色:这个少女所说的内容,怎么和风大夫(前辈)这么相似?

燕归人面色一冷,觉得茝兰就是来以此打扰他和遗珠相处的,与那些想让他放弃遗珠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你再如此颠倒是非,吾对你不客气!”

强劲气压横扫而来,茝兰反应不及,已陷入疯狂状态的燕归人下手更不会有何分寸,眼看便要血溅当场。周围草木晃动,一旁的残林之主身形一动,将毫无对抗之力的茝兰护在身后,抬手化消了气劲。

茝兰眼底凝光闪过,面上一脸气愤道:“爱信不信!原本还想帮那位姐姐和你见个面的,现在我没那个心情了,你就后悔去吧。林主,我们走吧。”

随即便要推着轮椅离开,身后冷风一扫,燕归人已站在他们身前,目光死死盯着茝兰:“你方才说的可是真的?你能让我与遗珠见面?”

茝兰推着残林之主转了个弯,一脸不高兴道:“那是刚才,我现在不想帮你了,你爱咋咋地,我不想管了!”

残林之主知道燕归人方才那一下惹恼了茝兰,不再多言,化光带着茝兰离去了,一旁的慕少艾与谈无欲见状也相继离开了。

燕归人独自站在河边,期盼的看向四周:“珠遗,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陪着我,可惜我看不到你。”随后又看向湖中遗体,痴痴说道:“你笑了,是呀,五日后,这里将有一个留命的痴人,也许我就能看到你了。”

别愁居。

风愁别一来到别愁居外就闻到空气有着一股挥散不去的魔气和铁锈腥气,让他不禁皱了皱眉,快步向门口走去,白衣魔者的身影让他一阵手痒。

“想偷取我家水晶的人,就是你?”风愁别取出道琴,打算解开封印,和师父来一个混合双打,彻底揍得他怀疑魔生。

绛殷似是看出了风愁别的企图,将手中不知死活的魔者丢到他脚下,笑道:“是我写的飞信,也是我解决的这些人。”

风愁别动作一顿,低头一看,发现竟是魔界先知之一的鬼知,一脸疑惑看去:“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家伙也是个穿的?

绛殷上前一步,微微笑道:“他方才的记忆已被我更改,只会以为自己是半路被谈无欲等人袭击的,而风大夫,确实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普通的是他的知心好友,影霁。”

风愁别心下一冷,眼中杀意浮现:“所以,你这么帮我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我看得出你对魔界十分忠诚,这样近乎背叛的做法,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我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我没想到上次的举动让你误会了。其实,吻手礼的意义,就是表示自己的忠诚。”

说话间,人已迈步走到风愁别面前,缓缓单膝跪下,恭敬执起戴着手套的右手,轻轻一碰。

“等你很久了,主人。”

*****作者有话说*****

突然发现要过年了,作者就想着多更一些试试,这样就能在过年的时候放松一下,希望能够成功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