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听了付吟霜的话,云阁昌先是冷哼,转而笑了。

“你也会紧张。”他说。

“谁都会紧张。”付吟霜补充道,“尤其是在面对生死的时候。”

她能感觉到,身边米陌荨扶着她的手臂时,微微有些用力。

付吟霜心中微动。

云阁昌似是有些疑惑,“你为什么会甘心跟在他的身边?”

“需要理由吗?”付吟霜一笑,“这没有理由,我们都愿意。”

云阁昌看着对面三人此时神情,有些了然地点了点头。

“可惜了。”他说。

是在可惜对面几女任意一个放在江湖,都可以是成名一方的人,还是可惜她们不能为自己所用,这谁也不说不清楚。

也可能,是在可惜无生教没有这等誓死追随的人。

现在的人,皆逐于利益。

付吟霜知道,自己等人或许已经没有机会了。

她最后朝那暗渠方向看了眼,眼中万般情绪,皆化为平静。

那个人没有出现,而她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出现,但只是相信,他一定还活着,会走出来。

伊雪稠和米陌荨同样咬唇,朝那个黑暗的方向望着,不发一言。

云阁昌道:“有你们这般忠心耿耿的手下,也不算辜负他的野心。”

他已经知道对方执着,自不会归顺于自己。

所以,他也不会将之留下,成为后患。

云阁昌抬手,就要先杀死付吟霜。

但,眼前人的目光忽然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那是无比的惊讶。

云阁昌当然不觉得的,这会是对方临死前还跟自己耍花招。

是以,他想也不想,直接转身回头,劈出一掌。

一阵银铃般的轻笑,他这一掌劈在了空处。

云阁昌愣了愣,转而急退数步,再回头,看向付吟霜等人。

果然,在付吟霜几人的身边,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是个身子窈窕的女子,年轻貌美,所着白衣,此时正站在付吟霜和米陌荨的身后,双手抚着两人的后颈。

云阁昌瞳孔一缩,“商容鱼?!”

“呦,您还记得我呀。”那无声出现的人轻笑,却是凑在米陌荨和颈间嗅了嗅,后者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本就娇小的身子更是缩了缩。

在方才,她便隐约感知到了附近还有一人,却没想到竟会是此人。

付吟霜此时心底丝毫不见放松,刚才所见对方还是在几丈外,可不过是眨眼间,对方便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这该是何等高明的身法?

虽然,对方此时出现或许会成为变数,可此女素来狡诈,更是诡计多端,她可不认为,自己等人若是落在对方手里,会比直接死了舒坦。

“女诸葛也会怕么?”商容鱼凑在付吟霜的耳畔,低声道。

付吟霜只觉浑身汗毛倒竖,对方此时在后,更是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不适。

商容鱼轻轻抚摸着她的后颈,能感觉到她此时的紧张和身子的紧绷,当即笑了笑,笑的有些恣意。

云阁昌并不会因她的无视而动怒,只是目光阴沉着,在想对方出现在此的目的,以及为何会出现在这。

毕竟,如他所想,对方此时应该趁乱,进去那埋骨之地才对。

“你觉得聪明人只有你一个么?”商容鱼表情好奇,“还是说,把别人都想的太蠢?”

云阁昌脸色本就阴沉,此时更是难看。

“无生老祖当年的功法,不在墓里。”商容鱼说道。

“住嘴!”云阁昌急忙打断,显然是不打算让她说出来。

商容鱼嘲讽一笑,“看吧,你们这些老顽固,就是这个样子。她们的生死都在一念之间,你还在担心什么,还怕这里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云阁昌只是暗暗咬牙,没有说话。

可付吟霜几人,脊背却是一阵发凉。

“那人从宫里的一个小太监爬到如今这个地步,你觉得他靠的是溜须拍马,还是阿谀奉承?”商容鱼道:“如果你不怕他,也不会躲到现在。”

“你还不是一样。”云阁昌道:“你到处拉拢帮手,到头来还不是想要对付他。”

“不不不,咱俩可是不一样。”商容鱼笑了笑,然后脸色一沉,“东西,我要了。”

云阁昌一愣,显然没想到对方翻脸竟是这么快。

他不由怒了,“东西是圣教的,你身为圣女,竟然...”

“省省吧,说的这话,你自己信吗?”商容鱼一脸嘲讽,“人在江湖,绝学神兵、金银钱帛,哪个不比你口中的圣教重要?你觉得教里的那些人,是想听你夸夸其谈,还是更愿意去拿到手的银子?”

云阁昌脸色阴郁如云,“你背叛了圣教。”

商容鱼冷笑,“你有资格来说我?”

两人相视,一时寂静无声,可彼此眼底的杀意,却蓬勃欲出。

云阁昌深吸口气,黑袍轻动,“如此狂妄,老夫倒想来领教领教你的手段。”

“本该死的人,就不要再出来了。”商容鱼淡淡道。

下一刻,劲风呼啸,黑袍如深沉夜色,云阁昌骤然抓来!

“能把「阴阳双绝手」练成邪魔武功,你也是独一份儿。”商容鱼话里带着明显的嘲讽,哪怕是此时,她的脸上都看不到丝毫慌乱。

云阁昌眨眼已至眼前,付吟霜眼底放大的是那双干枯的手掌,这让她不禁怀疑,身后那人是不是要将自己推上前去。

但商容鱼并没有如此做。

她只是抬起了手,然后如撕般落下。

一瞬间,汹涌的真炁如瀑,可近在咫尺之间的付吟霜只是青丝飞舞,却没有丝毫受伤。但使那阴狠爪功的云阁昌,却是脸色大变。

他再不顾攻势,脚尖仓促点地,就要急身而退。

他不得不退,因为这是神桥之境的武功,或者说,此时所引动的并非是商容鱼自身真炁,而是天地元气。

唯有得窥神桥之境,才能引动天地元气。

云阁昌根本没想过,商容鱼的武功竟然到了如此地步,而他此时根本不需要思考,下意识的反应就是退!

“腐朽的人跟老鼠有什么区别?”

蓦地,清淡的语调在耳边响起,这让心底凝重的云阁昌大惊失色。

他定睛去看,商容鱼依旧在目之所及之处。

但他来不及疑惑,因为在他转身之际,半边身子忽然一麻,接着是刺骨的凉意。8)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